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鉴赏

庚子镖客传奇Ⅱ《永生之道》

时间:2020-03-02 09:34:36  来源:辽宁青年网  作者:李也  点击数:4


解读干部政策 传递干部声音
扫码关注本站公众号!  

  第一章  装B哥哥回来了
 
  司马逍斌刚一睁开眼睛,慌了。
 
  这完全是个陌生的地方,
 
  雪白的床单、雪白的墙壁、雪白的灯、雪白的门上有雪白的帘子,上面赫然画着一个红色的“十”字。
 
  这是病房,没错。
 
  这时,门帘被掀起来,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护士走进来。
 
  即使用口罩掩住半张脸,也能看出,这绝对是个美女。
 
  “该打针了!”女护士面无表情地说。
 
  司马逍斌小心地问女护士:“现在是什么时间?我这是在哪里?”
 
  女护士:“你已经昏迷三个月了,能醒就不错了,这都醒一个星期了,才开口说话。”
 
  司马逍斌闻言猛地一惊,细一打量女护士,惊诧地问:“你是?寡人的蘭贵妃?”
 
  女护士眨巴着一双美目,兴奋地捧起司马逍斌的额头就亲,银玲般的声音立刻响彻病房:
 
  “烧退了,我的二愣哥回来啦!二愣哥回来了!”
  
  司马逍斌:.......
 
  第二章  憋了巴屈的
 
  公元396年,9月,无风。
 
  司马逍斌慵懒地倚在皇宫里的假山上,身边是宠爱的蘭贵妃,只见那蘭贵妃,云堆翠髻,唇绽樱颗,榴齿含香,那真称得上娴静犹如花照水,行动好比风扶柳,活脱脱地一个世间少有的美人儿。
 
  酒,喝了足有两箱零一提搂,纯银的酒樽散落一地。
 
  司马逍斌喝到尽兴处,抚袖大笑:“酒,真是个好东西,寡人即便有了这天下,却也不如饮至酣眠、醉卧美梦来得甜暢,仿佛能去到天上那瑶池仙境,纵然爱妃闭月羞花,也比不上那些仙宫女修的绝世神采!脱俗!脱俗!”
 
  “来!爱妃,继续陪寡人喝!”
 
  蘭贵妃此刻却早已是面颊绯红,数度欲呕,根本无法开口了。
 
  司马逍斌斜睨着美人儿,半生气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,今天,要是不听我的话,不喝酒,就等着死吧!”说罢,倚栏入了梦乡。
 
  蘭贵妃突受此惊吓,心中越发清醒,想到自己容貌将衰,司马逍斌定然已经厌弃,一时又气又恨,顿时起了杀心。
 
  思量片刻,蘭贵妃一狠心随手把身边的枕头拎起,捂放在司马逍斌的脸上,又搬来一些沉重的东西,放在他的身上,最后,又坐了上去。
 
  醉入仙乡的司马逍斌纵然使劲挣扎、挣扎、挣扎,也难免终归于死寂.....
 
  第三章  白特么忙活了
 
  司马逍斌虽然昏庸,但修炼不凡,此前已达炼气三重,是个刚入门的修仙者。
 
  这次不小心着了蘭贵妃的道儿,怨恨难平,一颗元神不灭,游游荡荡而出。
 
  但元神宿醉难醒,终是因无法解酒,只靠些仙灵力维持,恍忽间,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......
 
  这日里,眼看元神将灭,终于看见一个落魄中年人,一猛子扎进他的识海。
 
  1915年,3月,阴雨。
 
  袁寒凯突然惊醒,浑身冷汗不止,高烧不退,干咳。虽遍请名医,但效果不显。
 
  数日后病情却自动好转。但是,部下、家人们都感觉袁寒凯变了。
 
  天天嚷着非要说自己是皇帝,住的地方要叫寝宫,吃饭要叫御膳,睡觉要翻牌......
 
  可怕的是,当时,袁寒凯还真有这个条件。在国会、民众请愿团、筹安会和各省国民代表的推戴下,袁寒凯虽经多次揖让,最终真的接受了皇帝之尊号,准备成立远宁帝国,封1916年为远宁元年,行君主立宪政体,把府邸改为远宁宫。 
 
  然而,6月初,表面支持帝制的惠百野和陈田吹雪即宣布起义,发动护国战争,讨伐袁寒凯,一路势如破竹,受肉体束缚,一身玄窍无一处打开,袁寒凯一身功夫却根本无法施展。
 
  7月下旬,袁寒凯忧愤成疾,终告不治。
 
  司马逍斌强行施法,再次虚弱遁出......
 
  第四章   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
 
  柳二愣稳稳当当地在医院又躺了半个月。在这半个月里,白天是柳二愣,晚上是司马逍斌,很多来看他的朋友们都懵了,明明天天喊戒酒的柳二愣为啥第二天总是宿醉不醒呢?
 
  司马逍斌终于懂得了生存之道,自己一定要和柳二愣达成共识,慢慢融合这具身体,实现同生共体,才能适应这稀薄的灵气生存下去,再失败,他肯定要与夺舍的身体共同消亡了。作乱社会肯定是不能够了,现在他只想做一个凡人,稳稳当当地过日子!柳二愣......他,同意了。
 
  司马逍斌暗自窃喜,但柳二愣“带”着他折腾了三个多月后,司马逍斌慢慢发现,这具身体所处的时代真的不错!
 
  无聊有班上,吃饭有人请、出门有市场、生病有医保,穿衣换花样......这不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嘛!
 
  只是不能在天上飞了,但也无所谓。坐那种叫飞机的东西照样也能飞。不过平时不用飞,平时出门都开车,这可比坐轿子快多了,有点麻烦的是,跑过一阵子就要去外环边上的”中化加油站”那里添加那个叫汽油的东西,要不不走道儿。
 
  车这东西花样可真不少,这部车不喜欢还可以去“远宁二手车行”换新的车开,他发现好象这个身体跟远宁的老板郎艾阳关系不错,车可以花样翻新的换,老板也啥话不说,还很恭敬的样子。即便撞了桥墩子也没事,扔给“太平洋保险”,还可以自动复原。
 
  直到后来有一次,在“骨香缘酒店”聚会时,郎艾阳跟身边的人透露说:“这个柳二愣其实,我们是同一个人,他即是我,我即是他。”当时,身边的人都以为他疯了......
 
  第五章  没猴子什么事
 
  那个美女护士是柳二愣的老婆,叫米蘭,柳二愣一直称呼她为“蘭贵妃”,名字跟人一样美,刀子嘴、豆腐心。二愣子从小就相中了小米蘭,打上小学时就开始叫“蘭贵妃”,一直叫到长大成人,硬生生地给娶到家了。
 
  说也奇怪,洞房花烛之后,米蘭象变了一个人,变得极其贤惠,就好象上辈子欠了柳二愣什么似的,天天伺候二愣子跟做皇帝没什么两样,米蘭每天早餐就得上四个菜,一天得保证一顿饭店,点十个菜也叫没啥菜,还得劝二愣子凑合吃口得了。但就是不让二愣子喝酒,说一喝酒她就害怕,露出楚楚可怜地样子。
 
  渐渐地,司马逍斌的记忆越来越模糊,现在,他更愿意相信,他,就是柳二愣子。
 
  也许他压根就不想记起他有司马逍斌的这个名字和身份了。
 
  ......
 
  司马逍斌、柳二愣、郎艾阳......,他们不知道,其实他们还有一个更厉害的身份。
 
  他们的本源真身,乃是极远古时代一个超级大能,是天地初开时长在地球大陆中心的一棵柳树,因数亿年吸取天地灵气,修炼成仙化作人形,自唤“柳暗真君”。
 
  柳暗真君因噬杀而受天遣,被天道侵蚀融合,神魂俱灭之际,逆转“黑蝠幻世诀“自行崩解,化作千万亿个分身游荡于世间。因地球灵气日渐枯竭,几十年、上百年,或千、万年方能被唤醒一次。
 
  上一次大发其威是史前300多万年前,正是他的“兄弟姐妹们”,摧毁了当时全世界的人类,只有极少数人躲在金之塔、山顶洞下才得以存活,但仅存的人类修为却全部连降了至少四个大境界,看起来,跟猴子也差不多了。
 
  这些分身,他们当时有一个共同的名字,叫“噬废小仙”。现在的新新人类,跟他们叫:
 
  ——“冠状病毒”!
 
   (全文完)
 
  什么?没看懂?一脸懵B的看官往下看(不是科普,不能全信):
 
  网上有人问:病毒杀死宿主后,自己也死了,那它的目的是什么?
 
  Cl.Y  MatrixYcl于一周前发了一篇文章:《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》,有删减。
 
  病毒是一类无完整细胞结构,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复制的非细胞型微生物,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中才能维持活性。也就是说,离开宿主细胞,病毒一般也会在几个小时之内失去“生命”。当然,如果宿主死掉,病毒也会随着宿主的尸体消散。我们知道,病毒的延续,依靠的不是“质量”,而是“数量”。追求数量,就需要传播给更多的宿主。追求更多的传播,就需要让宿主的身体出现症状,例如咳嗽、喷嚏、流汗、恶心、呕吐、腹泻、皮疹、皮肤损伤、出血、坏疽,甚至神经错乱等等。这些症状,有些会对宿主的身体造成一定的损伤,如果损伤太重,就会杀死宿主。
 
  病毒虽然没有“理性思维”,但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带来的适应性,要比任何自负聪明的头脑完美得多。如果控制症状真的可以为病毒带来更大的传播优势及生存优势,那么病毒一定能在进化中学会“适可而止”。这些病毒在与人类长时间的共处下,都表现得很有分寸。但也没有因此而耽误了传播。
 
  人类作为宿主,并没有与病毒长期适应的耐心,也承担不起死亡的代价。那些恐怖的新致命病毒,如果往上溯基本上都能找到一个能够和平共处的“原宿主”。
 
  冠状病毒在最初感染的时候,是因为感染了新的宿主,所以不知道如何和新宿主“共生”。所以,它会没轻没重地杀死新的宿主。然后它开始不停的复制,而今天还在传播的,肯定不是第一批毒性最强的病毒。而是经过3个月筛选出来,更温和的病毒。如果它还具备强致死性,导致宿主死亡,反而不利于它的传播了。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,虽然病毒传播速度没有下降太多,但致死率已经降得很低了(武汉致死率4.1%,全国致死率2.0%),而且还在降低。
 
  就算是人类再进化几千年,面对“未知”的野味,仍然会有剧毒的。通过本次疫情,也让人类吸取到教训。虽然人类文明的扩张,不会因为一次瘟疫而停止。但也足够使我们警惕,对待未知的领域要更加的小心翼翼。
 
  最后,愿祖国这片土地的疫情尽快散去,让损失降到最低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描写君子兰的作文
描写君子兰的作文
每天一句早安问候语
每天一句早安问候语
干部扫黑除恶承诺书
干部扫黑除恶承诺书
在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的讲话
在国土资源工作会议上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